手机就是POS机.png

首页 支付正文

拉卡拉第三次带着拉卡拉冲击上市,能否如愿?

佚名 支付 2021-03-19 02:36:16 14 0

拉卡拉和支付宝

La Kala Pay最近更新了招股说明书。这是孙涛然第三次将La Kala推向市场。这次,他能实现他的愿望吗?

孙涛然是上市公司Blue Focus的主要股东,但是他创立的Lakala公开上市的道路并不顺利。

自从2015年获利以来,拉卡拉已经进行了股份制改革,为上市做准备。最初,Lakala计划在2016年进行后门西藏旅游(60074 9. SH),但由于当年引入了更严格的“后门新规定”而被取消。 2017年,满足了在创业板上市要求的Lakala改为直接IPO,但在提交招股说明书后,由于签署律师辞职而导致文件不完整,因此被暂停了几个月。这是Lakala第二次提交招股说明书。

Lakala借壳与IPO之间最大的变化是分拆。为了满足上市的监管要求,Lakala于2016年底剥离了快速增长的消费金融业务“ Koala Technology”,成立了两个主要集团,即Lakala Payment和Koala Technology。前者具有由中央银行监管的第三方支付许可证,而后者具有由地方财政局监管的小额贷款和其他许可证。

当时考拉科技的总资产仅占Lakala总资产的47%,其净资产仅占44%。它的收入仅为3. 4亿欧元,亏损为6000万,所以它并不构成“重大资产重组”。满足了三年内不能变更主业的条件。

值得一提的是,考拉科技被剥离时的代价是1亿k3亿,而其估值在短短两年内就升至数百亿。 2017年,专注于消费者信贷和供应链金融的考拉技术公司的净利润为4. 57亿,几乎与Lakala的净利润相同。

传奇控股是最大的股东

早期,拉卡拉的主要股东是孙涛然,雷军,联想控股以及邓宝军,戴启俊和钱世牧等合伙人。从一开始它就比较分散。但是在2010年底融资之后,联想控股成为了La Kala的最大股东,而La Kala成为了联想控股金融部门的成员公司。

招股说明书显示,联想控股持有Lakala 3 1. 38%的股份,孙陶然和孙浩然兄弟分别持有1 3. 07%(其中孙陶然7. 67%)和5%。上述股东包括鹤鸣永创投资管理中心(5. 57%)和自然人陈江涛(5. 01%)。除上述主要股东外,拉卡拉的股东还包括戴启军,邓宝军,雷军等20名自然人,以及昆仑新政,太平人寿拉卡拉和支付宝,大地财产保险,蓝焦点和民航等19家机构。航空企业。资产太分散了。

拉卡拉和支付宝

孙桃然的影响力可以超过他和他的兄弟所拥有的1 3. 07%。招股说明书显示,陈江涛的股份已抵押给孙涛然。至于孙涛然是否会影响某些自然人持股的机构股东,招股说明书并未披露。

但是,最大股东传奇控股声称自己只是金融投资者,因此拉卡拉没有实际控制人。这与传奇汽车控股公司的成员之一的中国汽车租赁公司非常相似:在中国汽车租赁公司在香港上市之前,传奇汽车控股公司还是其最大股东,但持股比例逐渐下降。中国租车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已成为创始人陆正尧。

联想控股成为蓝光标(30005 8. SZ)的最大股东,蓝光标由孙涛然于去年创立,但蓝光标的实际控制人是主要创始人赵文权。此外,在从Lakala剥离Koala Technology之后,联想控股曾经持有其67%的股权,但在去年的中期报告中已降至51%。

业务兴起和挑战

2014年,中国的第三方支付蓬勃发展之时,孙涛然参与了Lakala的创立,并吸引了雷军和联想控股的投资。早年,这位成功的企业家与他人共同创立了BlueFocus和Henderson等公司,并被认为是市场营销专家和实时经理。

早期,Lakala最初是一种付款系统。它的核心产品是安装在便利店中的信用卡还款POS机。但是,近年来,这种传统业务已迅速被支付宝和微信支付所取代。但是,La Kala于2011年获得了第三方支付许可证。自2014年以来,它改变了小商人的“企业收购”业务。它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截至去年年底,La Kala的POS机已经覆盖了1900万以上的商人。单笔交易额超过3. 65万亿元。

招股说明书显示,Lakala在过去三年中的收入分别为2 5. 6亿,2 7. 8亿和5 6. 8亿,其中企业获得业务收入(即POS机信用额)卡程序)的费用份额已从2016年的50%上升到2018年的90%,成为核心支柱。在2018年,个人首次付款仅占Lakala收入的1. 9%,而POS硬件销售则占8. 29%。

拉卡拉(La Kala)自2015年以来一直盈利。过去四年的净利润分别为1. 23亿,3. 26亿,4. 64亿和6. 6亿。累计净利润达到约15亿。但是,在过去三年中,净利润的增长率分别为164%,42%和30%,并且逐年放缓。主要原因是代理机构推广的高昂费用。

拉卡拉和支付宝

2018年,La Cala的运营成本增加了152%。核心原因是,为了留住商户,拉卡拉向商户扩充机构的付款大大增加了。

在更严格的第三方支付监管和行业竞争加剧的背景下,La Cala的业务仍然充满不确定性。外界最担心的是,诸如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之类的互联网工具将挑战Lakala。

尽管拉卡拉(Lakala)认为他与支付宝(Alipay)和微信支付(WeChat Pay)是合伙关系,但两方之间没有竞争。然而拉卡拉和支付宝,在线下商户的实际情况中,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已经对拉卡拉构成了严峻挑战。这可能是Lakala渠道成本居高不下的原因。

创亿伙伴111.png

孙陶然拉卡拉投资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14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