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就是POS机.png

首页 区块链正文

迅雷前CEO陈磊:区块链变革的一去不复返

佚名 区块链 2021-03-20 22:37:17 11 0

六年前,也许陈雷没想到他会拿着一手好牌被逼出局。

10月8日,雷声大的公告将已经长期处于公众视野之外的前首席执行官陈雷推到了公众舆论的前列。曾经被公认的“空降兵”被“挪用公款投掷硬币”和“转让公司财产”,这些令人眼花accu乱的指控被深圳市公安局调查。

仍在海外潜逃的陈雷认为,这是毫无根据的指控。他在回应《每日经济新闻》时说,在迅雷指控他的背后,实际上,另一个隐藏的审计机构(PwC)发现了一些问题,迅雷想将所有这些问题(脏水)倒在他身上。

在双方争论的背后,很难掩盖逊雷的边缘化困境。借助陈雷时代的技术,也可以说迅雷的区块链改革之路已一去不复返了。这家美国股票上市公司的转型仍然是一个问号。

六年之内的权力之路:从被邀请上任到被要求与调查合作

迅雷一度风靡全国,一度成名。如今,腾讯已成长为一个巨人,而在PC时代繁荣的下载巨人却在停滞不前的过程中逐渐衰落。尽管醒来的雷霆开始努力工作以寻求业务转型,例如应用程序商店,移动搜索,浏览器,VR,人工智能等,但为时已晚。

即使在纽约市场上“流血”,X蕾也不是最初的X蕾。 2014年,外界将陈雷的加盟视为迅雷探索和转型的标志性事件。当时,腾讯云总经理陈磊表现出色。如果他一年之内几乎用尽了空白的广电,那他每天的收入就在0到500万之间,他的职业前景十分明朗。

“您想成为一家拥有最终决定权的公司吗?”雷军的话改变了陈雷的职业生涯。无法展现雄心的陈雷毅然选择加入,成为了十多年来首位由迅雷正式任命的首席技术官,并开始清理烂摊子。同时,除了职业经理人的身份外,陈雷还成立了一家独立的全新公司Net Heart Technology,致力于迅雷云计算,区块链和其他业务的发展,以期消除标签Xunlei的“下载巨头”。

经过大刀阔斧的改革,迅雷的业绩也得益于云计算和其他增值服务收入的大幅增长。众人皆知的结果已经被迅雷的高管们认可。加入公司一年多后,陈雷正式接任迅雷创始人邹胜龙的职务,成为历史上第二任首席执行官。邹胜龙甚至在一封标题为“明天会更好”的电子邮件中对陈磊说。一些迅雷内部人士还说,陈雷是灵活的,具有前瞻性的,而且结构庞大。

那么,为什么以能力而广为人知的陈雷会后悔接受雷军的邀请并声称他被任命为首席执行官? “我可能已经犯了很多职业经理人的禁忌。一种是冒犯某些人,另一种是太无辜了。”面对众多媒体的询问,陈雷给出了答案。陈磊所说的话可以追溯到2017年的煽动性内斗事件。这一争端背后的争议也被外界认为是对新老X派之间矛盾的宣传。

当时,迅雷发布公告称,将撤销迅雷大数据,迅雷一带,迅雷财经和迅雷迷你游戏的品牌和商标授权。陈雷认为,这些业务可能存在政策风险,并且没有利润。但是这一举动无疑触动了许多老球队的利益。其中,迅雷大数据与迅雷集团之间的内斗加剧了,迅雷的实际控制人于飞甚至向有关部门报告了陈雷的新项目。尽管两党最终达成了“和解”,但新旧之间的裂痕已经播下。

在这场权力游戏中,陈雷最终被“辞职”。在不知不觉中,董事会在今年4月向迅雷致全体员工的“致全体迅雷”内部信中将陈雷从首席执行官的职位上除名。随后,许多陈雷的核心力量和旺鑫科技的大多数员工被解雇。

陈雷不接受他的退出。他拒绝将工作移交给迅雷的新任首席执行官李金波,他已经与情人的前高级副总裁董瑜一起离开了中国。值得一提的是,在被解雇的那天,董柯的表弟,前车手陈磊的姚某试图窃取网新科技的数据和源代码。

当迅雷的新管理层对该公司进行审计时,发现一家名为Xing Fusion的迅雷带宽提供商实际上是由陈磊控制的一家公司。他通过各种非法手段将巨额款项转移给了邢聚星。并采取欺骗手段将迅雷公司的核心技术人员转移到兴聚公司。

此外,一名知情人士还向《中国商业报》透露,陈雷从黑龙江鹤岗和鹤岗收集了一群董Qu的同伙和女友,并通过虚构的交易联系将他们安置在公司的重要职位上。以及准备虚假合同。这种非法套利公司资金的手段涉及大量资金。此外,陈雷还涉嫌从公司挪用数千万资金用于非法货币投机活动,这是国家明确禁止的。当然,挪用公司资金是非法的,但是在中国,以货币进行投机并没有被定义为非法。

在这方面,迅雷于今年4月向深圳市公安局投诉了陈磊和其他涉嫌从事职业的人。目前,深圳市公安局已对涉嫌职业侵占罪的陈磊等人展开调查。

区块链媒体是什么意思_区块链媒体平台分析_区块链有几个财经媒体

但是,迄今尚未返回中国与调查合作的陈雷否认了迅雷的所有指控。他回应了《每日商业新闻》,该公安机构已于今年5月至7月提交了5份文件。之后,公安机关决定“不提起诉讼”。迅雷急于提起诉讼的原因是,审计机构正在调查其一些问题。成功提交案件后,审核机构将需要通知来进行审核。

关于职业问题,陈磊表示,深圳市星辉科技有限公司完全依靠网心科技。目前,心心星已经切断了星福星的所有业务和客户。它只是没有生意,而且完全停滞不前。国有空壳公司。

雷电般的转型:连续多年的亏损,区块链难以保存

从局外人到掌权者,然后可悲的是,陈雷的跌宕起伏也意味着X磊的“文艺复兴运动”注定是坎bump的。

然而,无论脸部还是内心,改革者陈磊始终非常大胆。 “所谓的渐进式创新和微观创新都在为行业领导者服务。”在陈雷看来,只有有价值的创新才有可能被颠覆,这可以从其“全部”区块链中看出。

“回报迅雷用户想要的”,陈磊认为,区块链确实适合迅雷。自一路改头换面以​​来,陈磊一直淡化其“下载工具”的标签,并创建了共享计算+区块链的新模型,推出了共享智能硬件的三个核心产品Star Controls和Xunlei Chain,迅雷的强大转型。

2017年,由陈磊领导的望新科技理财团队测试了区块链技术,并推出了私有云磁盘万科云,走上了一条独特的C2B道路。在数字货币的概念的帮助下,万科云的销售开始持续增长,甚至一次“断货”。

2018年5月区块链有几个财经媒体,迅雷发布了迅雷链开放平台和Star Controls CDN的新产品Star Controls Cloud。陈磊将这两种产品称为迅雷的突破性技术。其中,Xunlei Chain也被称为“世界上第一个具有数百万个并发处理功能的区块链应用程序”。它已被工业和信息化部列入《 2018年中国区块链行业白皮书》。可追溯性,医疗卫生等领域的实现。

我不得不说,陈雷的区块链战略确实为迅雷的转型和发展带来了一波亮点。 Snowball数据显示,讯雷的股价在2017年12月飙升至27美元。同时,讯雷的2017年第四季度财务报告显示,其第四季度的总收入为8240万美元,同比增长12 8. 5%。其中,云计算及其他互联网增值服务收入为5190万美元,同比增长43 1. 6%,业绩尤为可观。

它繁荣了,它的死是突然的。尽管Xunlei用区块链重建新业务模型吸引了很多关注,但也随之产生了疑问。例如,参与炒作的万科云被监管部门命名为“变相ICO”,并被推翻。而这种缺乏长期升值空间的商业模式就像喝毒止渴,而不是长期解决方案。

此外,一名知情人士透露,担任网心技术公司的两名区块链技术顾问实际上是来自黑龙江鹤岗的60岁农民夫妇。他们的真实身份是董瑜在黑龙江鹤岗的家的亲戚。专家用来收取咨询费的银行卡实际上是由董裕持有的,而董裕则控制着资金。

尽管陈雷的野心给迅雷带来了很多变化,但它只是带来了短期的收入激增。迅雷仍然无法摆脱连续多年亏损和收入增长困难的困境。迅雷2019年全年财务报告显示,迅雷2019年净亏损为5340万美元,与2018年的净亏损4080万美元相比有显着增长。同时,2020财年第一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还显示,迅雷云计算和其他互联网增值服务的收入为2120万美元,比上一季度下降1 4. 1%。前一个季度。此外,迅雷的股价在2017年创下高点后继续下跌,目前仅为3. 07美元。

收入和股价太丑陋,给股东造成巨大损失,这也可能是陈雷莫名其妙地回避的关键因素之一。随着专注于区块链业务的网新科技的大规模裁员以及陈磊的解雇,迅雷区块链似乎已经进入了“迷雾森林”。据《捷报》报道,迅雷的区块链业务原本有一百多名员工,但是在陈雷辞职之后,新的管理团队对区块链业务的前景并不乐观,并采取了大规模裁员的措施。截止到今年6月,迅雷区块链团队只剩下10个人区块链有几个财经媒体,而网信科技的员工人数缩水了近一半。

业务和管理动荡不尽人意,迅雷未来应该如何为他们注入新的血液?

区块链有几个财经媒体

创亿伙伴111.png

区块链陈磊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11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